门户网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共泗水县委宣传部
您现在的位置:要精要管用要讲新话——侯少文教授谈邓小平关于学经典的思想点

要精要管用要讲新话——侯少文教授谈邓小平关于学经典的思想点

    编者按: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实践,是党员干部修身、为政的必修课。邓小平关于这一问题有哪些基本观点?领导干部该怎样学和用?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共中央党校侯少文教授。
  老祖宗不能丢
  记者:“老祖宗不能丢啊!”,这是邓小平的著名警句。刘云山在2014年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也强调了邓小平的这一名言。请问邓小平这一思想的深层含义和现实意义是什么? 
  侯少文:1991年8月,邓小平说:“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邓小平当时提出这一观点,既是对那种我们可以完全抛弃老祖宗而改换门庭、另起炉灶的主张的严肃批评,也是对那种讹误我们的理论和路线已经背叛了老祖宗之论的有力辩驳。
  1986年9月,邓小平在与美国记者华莱士的谈话中坦陈心迹,说:“我是个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另一个词叫共产主义”,“我们过去干革命,打天下,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因为有这个信念,有这个理想”,“革命胜利以后搞建设,我们也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同中国实际相结合”。他后来说过,马克思主义打不倒,“并不是因为大本子多,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颠扑不破”,“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
  “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这是邓小平的一个非常鲜明坚定的基本认识。在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过程中,邓小平旗帜鲜明地指出:“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不仅今天,而且今后,我们都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他多次表示,我们绝不会象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那样全盘否定毛泽东,我们必须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同时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非,特别是他晚年所犯的错误。
  邓小平在对待这个问题上所表现出的原则的坚定性以及分析问题的科学性、分寸感,对于我们党在实现拨乱反正、进行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保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和思想稳定,具有极为重大的指导意义。在今天,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意义。“老祖宗不能丢”其实质,就是希望广大党员干部树立和坚定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始终坚持党的指导思想不动摇。
  领导干部要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
  记者:邓小平怎样看待领导干部学马列的重要性?为什么他特别要求领导干部要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
  侯少文:1985年,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邓小平强调了干部的新老交替和理论学习,特别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他指出,有的同志问现在我们是在建设,最需要学专业知识和管理知识,学马克思主义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认识,是一种误解。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才能提高积极探索解决新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基本问题的本领,也防止一些同志特别是中青年同志在日益复杂的斗争中迷失方向。他希望,党中央能作出切实可行的决定,使全党的各级干部,首先是领导干部,在繁忙的工作中,仍然有一定的时间学习,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从而加强我们工作中的原则性、系统性、预见性和创造性。
  学马列要精要管用
  记者:邓小平曾强调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在他看来,什么是“精”?“管用”的关键是什么?
  侯少文:在南方谈话中,邓小平非常鲜明地指出:“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
  学马列所要的“精”,可以理解为这样三层含义:一是,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立场就是工人阶级的立场,人民大众的立场,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就是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观点和方法。对这个观点和方法,能够融会贯通、运用自如,做到知与行的统一,确非易事。二是,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应该清楚经典作家是怎样提出这些原理,这些原理的实质是什么,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又是什么。要把马克思主义当成行动的指南而不把它们当成教条,就一定要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不知原理为何物,就只能记诵老祖宗的个别词句。三是,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的脉,就是实事求是。不坚持实事求是,马克思主义的生命之源就会枯竭。这三层含义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相互贯通和依存,不能割裂,不能偏废。
  精通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完全在于应用。“应用”也好,“管用”也好,关键是坚持实事求是,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国化。所谓“中国化”,就是坚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这个相结合的理论成果,就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既要学经典又要讲新话
  记者:老祖宗不能丢,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处理好历史与当代、继承与发展的关系。邓小平既是高擎马克思主义的伟大旗手,同时又是开拓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善于讲新话的光辉典范。他的哪些论述能体现这一特点?
  侯少文:1983年邓小平会见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席希尔和夫人,谈到“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时,说道:“不解放思想,什么事情只搬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的词句和语言,我们的事业就不可能得到提高和发展。”
  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作出《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邓小平给予了高度评价,说:“我的印象是写出了一个政治经济学的初稿,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政治经济学,我是这么个评价。”“这次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好,就是解释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有些是老祖宗没有说过的话,有些新话。”
  1987年在同日本客人谈到十三大时,邓小平说:“我们所干的事业是一项新事业,马克思没有讲过,我们的前人没有做过,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干过,所以,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我们只能在干中学,在实践中摸索。”
  不丢老祖宗与讲新话,是辩证的统一。学经典,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讲新话,就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马克思主义。
  为什么要讲新话?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的科学。马克思主义需要有新的大发展,这是现时代的大趋势。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开拓新视野,发展新观念,进入新境界。(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李少军)

 


上一篇文章:[大众日报]一张地图,一个理念,多项创新——泗水:“点穴式”精准扶贫到户       下一篇文章:全县扫黄打非暨文化市场管理社会监督员聘任与培训会议

主办:中共泗水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电话:0537—4221475